寿限悖论

アイマス→天ヶ瀬冬馬 北冬左右固定

最近接的头像稿的阁下弟弟和光妹><

性感北北 在线色诱(天之濑:!?!?!)

【北冬】直O癌天之濑和伊集院互相欺骗性别以为自己在搞同性恋其实他们在搞异性恋(上)

1)

封闭的室内温度在不断地升高,让人难耐。不,或许不是室温,而且自己的体温?他迷迷糊糊地想到。

 

“不应该啊……”他艰难地回到桌前,看了看那瓶OMEGA抑制剂,上面的保质期明明还在有效范围内,刚才都吃了正常剂量的两倍了,怎么一点发情期症状缓解的感觉都没有,然而更加——

 

更加?

 

像是被当头一棒般,他愣怔了两秒,便慌张地将瓶中的药片全部倒了出来。这个形状和颜色都与自己平时服用的药物相同的东西,却有着不太一样的味道——这样的药,他只能想要一种。

 

“怎么可能,我是笨蛋吗!”他怒骂道。发情期的难耐感正将他逼得逐渐失去理智,他忍不住自嘲,难道自己已经连这点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吗?怎么会有这种离奇的想法,毕竟伊集院北斗明明是OMEGA,怎么可能会拿着ALPHA易感期的抑制剂。

 

除非他是个……

 

某个荒诞的想法出现在了他脑海里,甚至让他一瞬间产生了自己大脑停机的错觉——明明应该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他却居然无法说服自己完全否决自己的异想天开——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打断了他的思考。

 

“冬马?你……”突然出现在门口的伊集院北斗正满脸差异地看着他,像是想要说些什么却无从开口一般,那张英俊的脸上正摆着难以言喻的奇怪表情,像是正在努力协调自己的面部表情一般。

 

要被发现了!

 

看清来人的那一瞬间,恐慌向冬马席卷而来,让他手脚都僵硬地动弹不得。他对自己的恋人隐瞒了那么久的,重要的某个秘密,现在正在对方的面前被揭开。但不知为何,他却感受到了一种说不清的违和感。

 

就像现在正弥漫在空气中的这股奇怪的味……嗯???

 

他震惊地睁大了眼睛,朝门口的人看去。而北斗早就已经跑到了他的面前,并紧紧地抱住了他。看着恋人正沉浸在幸福之中的模样,他忍不住对自己错乱的人生产生了一丝怀疑。

 

 

 

天之濑冬马,18岁,在对OMEGA恋人隐瞒性别的第三年,突然发现对方其实是个ALPHA。

 

 

 

 

2)

 

天之濑冬马发誓,自己真的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编造一个假性别,来欺骗伊集院北斗和他谈恋爱的——至少,最开始不是。

 

虽然现在社会上已经基本不存在性别歧视了,但是OMEGA毕竟存在一定生理劣势,不管到哪里,都容易被质疑能力。更何况,“基本”这个词,本来也仅限于框定大众,虽然日常生活中还没有接触过,但在社交网络上,冬马还是能看到脑回路一致地仿佛是同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傻逼直A癌。

 

所以,最开始到961事务所,接下“JUPITER队长”的职务时,他为了能够更好的管理队员,偷偷对大家撒了一个谎。

 

一个关于性别的,小小谎言。

 

天之濑冬马自认长得还是有几分ALPHA的味道的——事实上,他的认知并没有什么偏差。

 

身为一个钢铁直O,天之濑从小到大却从来没有被ALPHA追过。或许是因为身高太高,又或许是因为气场太强硬,又又又或许是因为脸长得太酷哥,他还没性别觉醒前就开始被无数OMEGA和萌妹BETA当成梦中情A,向他告白的萌O软B数不胜数,甚至在他以“我们同性是没有未来的”为由拒绝告白时,被OMEGA哭着辱骂“不喜欢就拒绝啊!不要编这种理由来骗我!渣A!!”

 

 

诸如此类的悲惨黑历史天之濑冬马能说个三天三夜,他不止一次怀疑自己或许是14岁那年拿错了性别觉醒报告……没想到自己的悲惨体质,居然也能提供一下便利的一天!真是令马感动到落泪。

 

运气不错的是,不仅他的队友相信了他编造的假性别,他甚至一路瞒过了至今为止业界认识的所有人——在这个问别人性别如同问女孩子胸围一般失礼的现代社会,大部分人都不会把自己的性别广而告之,偶像也是如此,虽然网络上大家都有猜测热门组合成员的性别,但也仅仅只限于妄想罢了——顺便一提,2CH上的JUPITER性别猜测串里,他的ALPHA率已经高达97%(还被称为JUPITER里最A的男人——木星A哥)。

 

一切都按着他原先的想法在进行,冬马本应为这件事感到高兴的,然而现状却让他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让队友以为他是ALPHA的小伎俩是成功了,但是……

 

 

“够了。”他恶狠狠地从嘴巴里吐出这两个字来。

“翔太觉得哪个女孩子更加可爱?”

 

“嗯~~~我也不知道呢?这个吧?啊,冬马君,对不起,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

 

“翔太居然喜欢成……”

 

沙发那边叽叽喳喳拿着成人杂志吵个不停的队友,此刻正挑战着天之濑冬马最后的底线。

 

“我说你们两个给我够了!!!!”冬马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动作太大甚至把凳子直接掀翻了。他狠狠地瞪了沙发上的御手洗翔太和伊集院北斗一眼,直接跑出了休息室。

 

“……糟糕,他生气了?”

看着摔门而去的冬马,过了半天,翔太小声地对北斗问道。

 

 

 

明明录制都快要开始了!这两个人不好好背剧本,居然还在这里看什么、色、色情杂志……!让人都没办法专心看剧本了!被气走的天之濑冬马在走廊上来回走动,恨不得把傻逼队友全部扔进马桶冲掉。

 

这已经是他这个月第324872389次被气到离队出走了。

冬马深深叹了一口气。

 

自他们作为JUPITER进行活动,已经有快半年了。虽然北斗和翔太都相信了他的假性别,但是这似乎一点对他们震慑力都没有……不如说,正是因为他们以为自己是ALPHA,所以欺负人起来倒是更加没有顾忌了。

 

那说自己当初苦苦骗大家自己是ALPHA岂不是白费功夫吗????

 

“喂、北斗君!”

正当他自我怀疑时,休息室里突然传来钝物落到地面上的声响,紧接着又是翔太慌乱的呼喊。

 

“发生什么了?!”甚至没有经过思考,冬马就冲进了门内,打开门的下一秒他便明白了情况,扑面而来的香气甚至让他有点反胃,而满脸通红倒在地上的北斗……他马上锁紧了门,从休息室的急用箱中找出了一只针管,在目瞪口呆的翔太面前给北斗注入了OMEGA发情期的紧急抑制剂。

 

“呼……”冬马叹了一口气,刚被他注射了抑制剂的北斗仍是一副没有反应过来的模样,他一边把北斗扶到沙发上,一边训斥了起来,“你在想什么?!发情期怎么不准备好药,刚才如果被其他的ALPHA发现你知道后果吗?!”

 

北斗明显还是惊魂未定的样子,并没有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冬马,其实……”

 

“好了好了,不用说了,我刚才有点说的太过了,但是你既然是OMEGA,就多注意下自己的生理情况,不要等真的出事了再后悔。”

 

“不是的,冬……”

 

“说起来你居然是OMEGA!我还没有见过长得像你这么高的OMEGA,”冬马忍不住感叹道。不过仔细想想,同样身为OMEGA的自己才17岁就175了,如果到了20岁,可能比北斗还高也说不定,“额,我这么说会不会有点失礼?”

 

“冬马你听我说,其实我……”

 

 

“停!!!!!!”

伊集院北斗还像是想要辩解一些什么的模样,但是他话才说了一般,就被翔太的大喊打断了。翔太朝北斗使了一个眼色,又摇了摇头,最后干脆两个人缩在一起说起了悄悄话。

 

 

“……你们两个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哈?没有,当然没有!我们是在反省刚才惹你生气了,对不对北斗君?”

 

天之濑冬马怀疑得将视线转移到了一旁的北斗身上,对方仍旧保持着平日一惯的笑容,肯定地点了点头。

 

 

 

 

……现在想来,根本就是这两个混蛋的骗局!

 

被压在沙发上的冬马,看着正伏在他身上亲吻着自己脖子的英俊男人,在心里骂道。明明正处在发情期的窘迫状况中,他却一点紧张感都没有,甚至满脑子都想着一些不着边际的事。

 

如果那个性别猜测串的人,看到木星A哥正在被自己的队友压在沙发上咬着腺体的样子,估计表情会很惊悚吧?

 

“在想什么呢?”

估计是看到冬马一脸便秘的表情,北斗好笑地问到。

 

“在想你之前以为我是ALPHA的时候,是抱着什么心情和我谈恋爱的?”

 

北斗沉默了半晌,“……困难重重。”

 

冬马:???

 

 

“怎样假装成O和一个直A癌搞同性恋,同时还要让他放弃生一足球队的小孩。”

 

 

“……”

 

 



伊集院北斗说完,两个人同时陷入了沉默。

 

 

 

3)

 

伊集院北斗发誓,自己最开始真的不是故意编造一个假性别,来骗天之濑冬马和他谈恋爱的。

这场闹剧,最初只是一个玩笑而已。

 

 

“……糟糕,他生气了?”

御手洗翔太看着被大力关上的门,过了一会,转过头来尴尬地看着他。

 

“好像是呢。”北斗苦笑着回道。

 

 

 

JUPITER组成的第五个月,他和翔太早已彻底摸清了他们的队长,天之濑冬马的脾气。第一次见面时,这个十七岁的大男孩便趾高气昂地公布了自己的性别——他第一个反应是觉得很好笑,同时也觉得对方自视甚高又有些傻气。

这个年代了,谁会因为自己是ALPHA就到处宣扬呢?

 

本来因为这件事,北斗对这个“被上层定下”的LEADER,是并没有什么好感的。第一面带给人的初始印象总是难以改变,但是天之濑冬马却有着与众不同的魅力,任何人——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不管是谁,只要和冬马有所接触,都会被他所感染。

 

天之濑冬马会被黑井指定为JUPITER的队长,绝非仅靠着这张漂亮帅气的面孔。

他的歌声,他的热情,他对舞台的执着与非比寻常的韧性——即便是他和翔太都觉得无法克服的难题,他也总是坚定地相信自己通过努力就能达成,甚至做得更好。在经历无数寂静的夜晚,无数练习室里独自一人的练习,他成功了。

 

更多的人被他吸引,将视线转向了他,来到了他的舞台前。

而自己和翔太,正是他最初的粉丝。

 

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是最初,他眼中的天之濑冬马确实是个暴躁又自大的笨蛋。他本来也在想,和这样的人真的能作为队友好好相处吗?当时也有担心组合会因此解散,谁知道认识了一段时间后才发现,冬马并不像他看起来那样坏脾气。

 

这个看起来就很大ALPHA主义的队长,意外地是个习惯于照顾人,又擅长料理和家务的人。不仅很好说话,还会给他和翔太做便当,经常帮翔太收拾东西,甚至意外地很好欺负。

 

 

所以自己和翔太才会忍不住想要捉弄他——明明最近已经基本能控制在不让他生气的范围内了,今天怎么又暴走了呢。

北斗无奈地想着,放下了手中的杂志。本来心情很好的翔太也似乎没了刚才的兴致,开始翻起茶几上的小零食。

 

“对了。”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瓶东西。嘴里还塞着半个草莓大福的翔太茫然地看向了他手中的香水。

 

 

 

“不如,我们把他骗回来吧?”

 

 

4)

 

伊集院北斗已经很久没有听别人发表类似于“结婚之前不可以跟别人发生性关系”这类言论了。不如说,都这个年代了,怎么可能还有人这么想呢?怕是活在上个世纪吧?

好巧不巧的是,对着他作出这番惊人言论的,正是他的现任恋人。

 

……真是令人笑不出来。

 

 

戴着墨镜口罩的天之濑冬马看他沉默不语,似乎以为他在发呆,又接着说道,“哎,好想快点结婚啊。”

 

“冬马这么说,是想要催我快一点向你求婚吗?”

 

“哈、哈?!怎么可能!要求婚也是我跟你求婚吧,毕竟你、你是……嘛。”

北斗的话一出口,冬马马上作出了激烈的反应——也对,北斗心想,毕竟自己的恋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ALPHA主义钢铁直A。

 

虽然我也是ALPHA就是了,伊集院北斗只敢在心里偷偷这么想。

毕竟,现在明面上,他可是冬马的恋人——OMEGA的那种。

 

关于性别的误会,那一次之后就没有后续了。北斗也想了很多次要不要跟冬马解释一下,但却总是错过机会,因为也没有发生什么令人困扰的问题,久而久之他也懒得再去解释一遍了,毕竟说清了原委,反而可能会被冬马打进墙里。

 

没想到,一年之后他们竟然成了恋人。

也不知道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实际上,北斗最开始向冬马告白时,并没有想到冬马还以为自己是个OMEGA这么一回事。因为冬马刚听到告白的时候,明显是一副很震惊的模样,他还以为是ALPHA对ALPHA告白给他造成了冲击——当时北斗还以为没戏了,毕竟天之濑冬马都直成这样了,肯定不会愿意跟他搞双A恋,没想到,过了一周后,一直躲着他的天之濑冬马突然接受了。

 

他正惊喜得想给天之濑冬马一个法式深吻,对方突然说,“既然你是OMEGA,要交往的话我一定会对你好好负责的,你放心,等我们以后结婚了……”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总而言之,现在天之濑冬马还一直以为他是一个OMEGA。也幸亏对方是个没有结婚之前绝对不上床的陈腐直A癌,不然伊集院北斗还真不好解释自己在床上为什么一点也不像个O。

 

 

只不过……他不动声色地牵起了天之濑冬马的手。那双带着比自己更高温度的手,明显僵硬了一下,它的主人默不作声地别过了头,露出了微微发红的耳朵。

 

只是接吻,还是觉得不够啊。

 

 

5)

 

“所以?他想要丁克啊?”

 

“对啊!我劝了他好久,他死都不肯生孩子,哎,我真的好想要小孩哦。”

 

对面桌的女孩子们叽叽喳喳有很久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讨论生孩子的事。天之濑吸着餐前先摆上来的柠檬苏打水,因为太过无聊,就听了一会她们的谈话。无非就是抱怨自己家的OMEGA不肯生孩子,觉得孩子负担太重之类的。

 

哎……我也好想要小孩,可是为什么我偏偏是个OMEGA,北斗也非要是个OMEGA呢。天之濑冬马只敢在心里偷偷这么想。

毕竟,现在明面上,他可是北斗的恋人——ALPHA的那种。

 

最开始骗北斗自己是ALPHA的时候,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和北斗有队友以上的关系。刚交往的时候还在考虑要不要告诉北斗真相,但是又怕北斗一伤心要彻底和自己886,就一直拖着,现在又交往了这么久,更加说不出口了。

 

“冬马,你怎么了?”

 

“啊?也没什么……”

 

“沙拉都上了,先吃吧。”

 

北斗总是很温柔。

最开始还经常会和翔太一起耍自己,当时还觉得他性格恶劣,但是自从退出961之后,北斗态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开始对自己很照顾。SOLO时期也会把大部分不好处理的事包揽,进了315事务所之后也……

 

哎,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人。这个高大英俊的OMEGA也和自己一样,一定是这么多年来都没有A肯追,才会鼓起勇气想到来倒追我。他都这么惨了,我怎么能告诉他我是个O呢?冬马闷闷地用叉子戳起了盘里的圣女果,塞进嘴巴里,只觉得味同嚼蜡。可是我们两个O,有要怎么标记呢?以后又该怎么结婚呢?两个O又要怎么在一起?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了。

 

实际上,刚进行交往时,他就在网上搜了很多相关内容,然而无果,只能去论坛上发提问帖。这个名为“急!请问O要怎么标记O?”的帖子虽然点击率惊人,回帖却只有冷酷无情的一句:你做梦吧。

 

冬马越想越难过,甚至觉得嘴里嚼烂了的圣女果都酸地难以忍受起来。他放下了叉子。

 

“北斗……”

 

“嗯?”

北斗抬起了头。

 

“你……你想不想要小孩?”

冬马试探性地问。但是对面北斗的表情却马上就变得不太自然了起来,冬马甚至从他的脸上读出了难堪的味道。

 

“怎么了?冬马想要小孩吗?”北斗像是在努力保持自己的微笑。

 

“当然啊!”冬马脱口而出,下一秒又意识到自己明明应该劝北斗不要孩子的,便胡乱地组织起了语言,“不是,我的意思是,小孩子很好……但是也很麻烦!你想想看,如果我们有五六个小孩,家里肯定会很——”

 

“你想要五六个小孩?!”北斗像是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打断了他的话。

 

“没、没有!我随便说说的,假设而已!假设!”

冬马赶紧修正,而对面的北斗却陷入了沉思,两个人呆坐了半晌,北斗才打破了沉默。

 

 

 

 

 

“……我觉得生孩子还是有点太远了呢,冬马。”

 

 

 

“……你说的对。”


给钟老师的spidder画的一些图……

【北冬】SPIDDER(上)

钟老师的8w小文文

计时罗夜:

一个8w多字20多章的硬盘雷文……写来给自己爽的,但是染老师说很喜欢,鼓励我发一发,我就还是试着发一发吧(。)

间谍/黑道pa,2nd组角色出没(大多数是在打酱油,OOC)的。

逢场作戏表面情侣,三观不正。

北冬关系扭曲。一方单箭头,北斗哥哥是双面角色请注意,有角色死亡情节(?)注意。

大量私货掺杂,不好看。没大纲,写得很杂。

再次劝告接受不了OOC的不要戳。

内容比较敏感所以只放bai du yun,下面是第一章。

没问题的话?

--------------------------------------------------------

SPIDDER

 

01.

 

炫目的彩灯在天花板上不间断地闪烁着,径直照亮了在赌场中来来去去的装扮各异的男女。他们把大量的筹码堆放在桌面上,嘈杂着围绕在某一张桌子的游戏旁,贪欲染红了他们的脸庞,脸上的红晕宛如酒醉一般。

而这种纸醉金迷是会传染的。

伊集院北斗穿着剪裁得体的细条纹西装,金色的头发用发胶压得服帖地贴在了头皮上,一副细金丝框眼镜让他看起来就像一个成功的银行理财家。他拎着银色的密码箱,紧紧跟在前面弓着腰往前踱步的赌场老板身后。灯光算不得明亮,若是他不盯紧那带着胡子的老板后脑勺上蹦跳的茶色小辫子,不一定在什么时候就会被挤到深陷赌博深渊的人群里。

他就像一个常年混迹在赌场里的赌徒一样泰然自若,像是随时都可以一掷千金。

“啊,有了有了。”老板突然停下了脚步,北斗便顺从地停了下来,“就是这边。享受个愉快的夜晚吧,伊集院先生。”

那年轻的独唱老板嘿嘿地笑着,把北斗往前推了推。围绕在轮盘桌前的赌徒们纷纷抬起了头,朝他们的方向看了过来。

北斗游刃有余地向前,把自己的箱子放在了桌面上,随便地将它弹开,便哗啦啦地倒出了一堆明晃晃的筹码来。

“请多指教。”

伊集院北斗说着抬起头,朝正在操纵轮盘的荷官笑了笑。

 

*

 

随着T市夜晚的平静被一声枪声打破,本该幽静的小巷里也匆忙响起了一阵迅疾的脚步声。枪弹闪着金色的火花在空气里穿梭着发出金属被击穿的清脆响声。

伊集院北斗跑在最前面,打理整齐的金发已经失去了形状,纷乱地在空中飘舞着。他空余的一只手上正握着一支手枪。他的肩膀上还扛着一个荷官打扮的人,可跑步的动作依旧轻快。只是有人压在他的肩膀上,让他没法自由地还击。他尽可能地利用着深巷的地形躲避着空气中乱飞的子弹,甚至还能抽空往回打上一两颗,但无奈他的子弹和对面的一样,全都打在了毫无意义的地方。

北斗躲在一台空调外接机后,用牙配合着换了一个弹夹。就在这个时候,两颗子弹擦着他的耳朵飞过。北斗没显出任何惊惧的神情,但还没等他往回迎击,那被扛在肩膀上的荷官便发出了紧巴巴的声音。

“……给我!”

“可是你的脚受伤了——”

“不用管那个,你只要跑就好了!”

荷官说得很肯定,北斗便没有继续辩驳。他把手枪丢给了肩膀上的人,站起身来继续向前跑去。

那荷官接起了手枪,并不急着直接把子弹打出去。在这种巷战的紧凑条件下,他打开了保险栓,用和荷官身份一点抖不相符的平静表情地举起了手枪,稳稳地朝两个方向按下了扳机。

北斗没有回头,便听到后面接连发出了两声慌乱的惨叫声,就知道荷官已经得手了。

“干得漂亮冬马!”

“还有两个,”荷官咬着牙说道,“确定东西到手了吗?在翔太那?”

北斗点了点头,那荷官便心领神会了。他脸上紧绷的神情似乎松懈了一点,就再次抬起了手枪——

“不行!”他焦虑地说道,“北斗,他们在躲,我需要你的肩膀。”

这句话说的没头没尾,但北斗已然清楚了他的意思。他转身钻进了一个拐角处,把扛在肩膀上的人放了下来——又重新拦腰抱了起来。这下虽然姿势微妙,那位荷官却能抱着他的脖子往后面瞄准了。他们再次从巷子里转出来的时候——两个身穿黑西装的安保便从另一边露出了身影。可荷官没有给他们思考的时间,便迅速按下了扳机——

两个安保的头上冒着彼岸花花瓣似得血花,径直向后倒了过去,脸上依旧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而北斗神色平静地带着荷官从小巷一跃而出,径直跳进了停在路边的一辆漆黑的跑车之中。

 

*

 

跑车在黑夜中疾行着。

伊集院北斗坐在驾驶位上打着方向盘,而小小的车厢里已经充满了血和消毒水的味道。后排座位上的人的浅棕色西装裤已然被鲜血染成了一片湿漉漉的深色,现在已经被剪成了碎布,零零散散地掉在了地上,那条白皙修长的细细的小腿上爬着一个深红色的枪伤洞口,正不间断地往外流着血。

“怎么样?”北斗轻声问着,“需不需要去密医那边?”

“……可能是……子弹在里面,静脉被打穿了,”后排座上的人吸了一口气,好像是控制着自己不要在这个时候喊疼,“翔太,先把纱布给我……”

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头发蓬松的少年回过了头,从膝头上放着的医药箱里摸出了一卷棉花和纱布丢了过来。荷官模样的人含糊地道了一声谢,便开始用纱布和棉球清理着自己的伤口,好像那条腿不是长在自己身上一样。

“真少见啊,冬马君居然会被枪打中,”翔太擦了擦鼻子,又从箱子里摸出了一瓶消毒用的酒精,头也不回地递了过去,“那边很厉害吗?”

“算不上。”冬马把沾着酒精的棉球按在了清理过的伤口上,倒吸了一口凉气,“我不小心。”

“冬马是帮我挡的。”北斗沉静的开了口,“……如果冬马不扑过来的话,恐怕我的脑袋就要开花了。”

“是你不打算躲开吧。”

冬马突然说道。

他这话一说,车厢里的气氛便彻底降到了冰点。翔太惊奇地眨了眨眼,可身边正在开车的北斗却打定主意似的紧紧闭住了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北斗皮肤原本就很白的缘故,他现在的脸色简直和后排座失了血的冬马一样惨白如纸。他又看向了冬马,冬马却在聚精会神地给自己的伤口止血,好像北斗什么都没说一样。

“好吧,”翔太泄了气一样把自己摔回到了位置上,掏出了一条止血带往后递去,“你们不打算说就算了,反正你们是……那个嘛,和我又没关系。”

他听到旁边的北斗抽了抽鼻子,抬头看去,便是一副极度反感一样的神情,好像不小心生吞了一只很酸的草莓,这样的神态让翔太感到惊奇,可当他想要仔细确认清楚的时候,北斗梁上的表情却恢复了平时的平静。

路边的街灯一闪而过,照亮了车后座冬马略带阴郁的神情。他把受伤的那条腿放平在了车后座上,不留痕迹地轻轻喘着因为疼痛而发出的紧促呼吸。

可真的令他感到压抑的似乎并不是腿上没有愈合的伤口,而是其他的什么不在这里的东西。

剪裁紧致的方格马甲紧紧地贴在衬衣上,而衣服上“天之濑冬马”的荷官名牌依旧在闪闪发光。冬马慢慢地捡起了地上的手枪,吃力地撑着后排座位坐直了身体。

他眯起眼睛,瞄准了车玻璃后面紧紧跟着的一辆车——果断地按下了扳机。

 

*

 

两个小时前。

“黑色,15号。”

天之濑冬马让结果放映在大屏幕上,朝面前的赌徒们宣布道。他栗色的头发柔顺地装饰着纤细漂亮的面孔,衬得那双微微下垂的浅褐色双眼和上挑的细细眉头更加神气十足。他不像荷官,倒是活像个当红的偶像明星。

有的赌徒发出了欢呼,可更多的人只哼哼出了迷茫的嘟哝声。离看台更近的赌徒们似乎对这个长相漂亮的荷官着了迷,几乎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输了钱。

明明只是个发牌的荷官而已。

有个肥胖的中年男人朝他说了一句下流话,引得周围的人纷纷笑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声。更多的男人朝他吹着口哨,而冬马只是稍微皱了皱眉毛,脸上的笑容微微淡了几分,眼睛却盯向了北斗的方向。

北斗耸了耸肩。

冬马的嘴角抽了抽,便转过了身,重新回到了轮盘的后面。那马甲的设计刚好,剪裁出的弧度衬托出了他形状圆润紧实的屁股,又有几个人吹了口哨。冬马便只当没听到,和搭档一同又开了一局,并请在场的各位下注。

一掷千金的伊集院老板已经赚回了本钱。他没那么大贪欲,知道自己差不多该走了。可回头看去,因为这个有点迷人的荷官的表演,周围已经被堵了个水泄不通。北斗只好苦笑着摇了摇头。他重新摸出了几个筹码,打算将这个游戏继续下去——

但就在下一秒。

他猛地瞪大了眼睛,几乎要忘记了呼吸。

冬马敏感地注意到了北斗的变化,装作无意地在督察的眼皮底下抬起了头。他顺着北斗的视线望了过去——却只看到一抹浅淡的金色一闪而过,很快便被周围的人群淹没了。

-----------------------第一章结束-----------------------------

baiduyun:请小心点我    密码:cmds

-------------------------------------------------------

!!!!!!不是三角,不是三角,不是三角!!!!!!!!

----

以上!

钟老师的《spidder》中北冬初遇的小漫画

关于天吱濑宅宅的小故事

钟老师:宅男不会歧视你长得丑,但是会歧视你长得帅。

身为前961事务所top idol,315事务所所属偶像组合Jupiter的leader,天之濑冬马当然是有自己的网络资料主页的。那上面详细地介绍了他的出生年月,身高,体重等等详细资料,自然也有包括兴趣爱好。
而从961事务所离开后,爱好栏就偷偷添加上了除“足球,料理”以外的新项目。

身为一名资深高达模型爱好者,冬马也是有自己的otaku专用推的。上面经常会放一些新拼的模型和他过去的收藏,他也常常用来和网上的宅友交流讨论,甚至因为收藏量惊人(做偶像的工资和父亲工作每个月打给他的钱几乎都花在这方面),拼装技术超人而拥有了相当数量的关注和(来自胶佬的)追捧。

这一次高达展览也是,被网上的宅友キキ氏邀请兴奋不已,戴上了帽子眼镜口罩全副武装参加了。

……但是实在是没想到居然还被邀请吃饭了!

在烤肉店里坐立不安的冬马在心中如此哀嚎——本来是准备活动结束后就可以直接回家了,没想到刚出会场就被キキ氏和他的朋友们(其实也基本都在网上有认识)邀请了一起去吃饭,本来想推脱说家里要求他早点回去,没找到却被反问“超绝咖喱饭さん不是说在独居吗?”,一时混乱就被连拖带拽地带去了会场附近的烤肉店……

而且吃什么不好偏偏是吃烤肉!!!!!!!!

戴着口罩眼镜帽子三角套热到自杀的冬马简直要泪奔,在心里疯狂殴打前一个晚上同意要一起参加活动的自己。

“超绝咖喱饭さん一直这样不热吗?”坐在冬马边上的宅友A看他一直心神不宁的样子忍不住关心道——而且他的眼镜上已经全是雾气了。

“哈?啊、没事,完全没事!啊哈哈!!一点也不热!”

“呃,那至少把口罩摘了吧?”

“没事没事,我是怕冷的体质…………”

——————骗谁呢!都8月了!

“超绝咖喱饭さん”对方安慰性质地拍了拍冬马的肩膀,“不用担心,我们不会嘲笑你的。”

冬马:??

“没错没错,长相缺……陷什么的,我们是不会在意的!”

“有超绝咖喱饭さん的技术实力,长得难看又怎么了?!那些女人根本不懂!真正的男人看的是实力!”

“就是,我跟你们说哦,我妹——啊,就是我那个追星宅还老是装现充的妹妹——她最近在饭那个Jupiter的什么鬼之岛冬马,天天跟我说‘哇你知道吗他也喜欢高达诶好可爱’?哈??我喜欢了这么久她一直骂我死宅真恶心难怪没有女朋友,小白脸喜欢她就夸可爱?我要吐了!”

“不对吧,不是叫鬼之岛板桥吗?”

“鬼之岛罗刹吧我记得。”

冬马忍无可忍:“……是天之濑……天之濑冬马才对吧。”

“啊,对,好像是叫这个!不愧是超绝咖喱饭さん,连偶像那些东西都这么熟悉!”因为妹妹而迁怒偶像“天之濑冬马”的宅友A这么称赞着,又接着说道,“那个天之濑罗刹,他懂什么高达啊!!元祖看过吗?收过限量版扎古吗?玩个景品就说自己喜欢高达!”

在这片附和声中,神情激愤的大家对偶像文化的批判进入了高潮(尤其针对倒贴模型圈的某人),冬马觉得自己待在这里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正想装肚子不舒服跑路,在和大家告别后,却听到门口传来某个熟悉的声音。

“冬马?”

…………………………映入眼帘的那张来自伊集院北斗的俊脸,使冬马预见到了自己即将被追着暴打十条街的未来。

画了和之前的雷总一套的安哥……!(

不想画了……

忘记说了这张冬马的姿势是有参考过一张广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