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限悖论

アイマス→天ヶ瀬冬馬 北冬左右固定

一点龙族小涂鸦……都是楚子航和路明非()

复刻冬马和wt04的弟弟!

一些一直没发的涂鸦!基本都是冬马dbq(……)

绫乃酱15555551好喜欢!!!!!

本来想画WT04木星酱的结果拖太久没心情了【

最近接的头像稿的阁下弟弟和光妹><

性感北北 在线色诱(天之濑:!?!?!)

【北冬】直O癌天之濑和伊集院互相欺骗性别以为自己在搞同性恋其实他们在搞异性恋(上)

1)

封闭的室内温度在不断地升高,让人难耐。不,或许不是室温,而且自己的体温?他迷迷糊糊地想到。

 

“不应该啊……”他艰难地回到桌前,看了看那瓶OMEGA抑制剂,上面的保质期明明还在有效范围内,刚才都吃了正常剂量的两倍了,怎么一点发情期症状缓解的感觉都没有,然而更加——

 

更加?

 

像是被当头一棒般,他愣怔了两秒,便慌张地将瓶中的药片全部倒了出来。这个形状和颜色都与自己平时服用的药物相同的东西,却有着不太一样的味道——这样的药,他只能想要一种。

 

“怎么可能,我是笨蛋吗!”他怒骂道。发情期的难耐感正将他逼得逐渐失去理智,他忍不住自嘲,难道自己已经连这点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吗?怎么会有这种离奇的想法,毕竟伊集院北斗明明是OMEGA,怎么可能会拿着ALPHA易感期的抑制剂。

 

除非他是个……

 

某个荒诞的想法出现在了他脑海里,甚至让他一瞬间产生了自己大脑停机的错觉——明明应该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他却居然无法说服自己完全否决自己的异想天开——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打断了他的思考。

 

“冬马?你……”突然出现在门口的伊集院北斗正满脸差异地看着他,像是想要说些什么却无从开口一般,那张英俊的脸上正摆着难以言喻的奇怪表情,像是正在努力协调自己的面部表情一般。

 

要被发现了!

 

看清来人的那一瞬间,恐慌向冬马席卷而来,让他手脚都僵硬地动弹不得。他对自己的恋人隐瞒了那么久的,重要的某个秘密,现在正在对方的面前被揭开。但不知为何,他却感受到了一种说不清的违和感。

 

就像现在正弥漫在空气中的这股奇怪的味……嗯???

 

他震惊地睁大了眼睛,朝门口的人看去。而北斗早就已经跑到了他的面前,并紧紧地抱住了他。看着恋人正沉浸在幸福之中的模样,他忍不住对自己错乱的人生产生了一丝怀疑。

 

 

 

天之濑冬马,18岁,在对OMEGA恋人隐瞒性别的第三年,突然发现对方其实是个ALPHA。

 

 

 

 

2)

 

天之濑冬马发誓,自己真的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编造一个假性别,来欺骗伊集院北斗和他谈恋爱的——至少,最开始不是。

 

虽然现在社会上已经基本不存在性别歧视了,但是OMEGA毕竟存在一定生理劣势,不管到哪里,都容易被质疑能力。更何况,“基本”这个词,本来也仅限于框定大众,虽然日常生活中还没有接触过,但在社交网络上,冬马还是能看到脑回路一致地仿佛是同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傻逼直A癌。

 

所以,最开始到961事务所,接下“JUPITER队长”的职务时,他为了能够更好的管理队员,偷偷对大家撒了一个谎。

 

一个关于性别的,小小谎言。

 

天之濑冬马自认长得还是有几分ALPHA的味道的——事实上,他的认知并没有什么偏差。

 

身为一个钢铁直O,天之濑从小到大却从来没有被ALPHA追过。或许是因为身高太高,又或许是因为气场太强硬,又又又或许是因为脸长得太酷哥,他还没性别觉醒前就开始被无数OMEGA和萌妹BETA当成梦中情A,向他告白的萌O软B数不胜数,甚至在他以“我们同性是没有未来的”为由拒绝告白时,被OMEGA哭着辱骂“不喜欢就拒绝啊!不要编这种理由来骗我!渣A!!”

 

 

诸如此类的悲惨黑历史天之濑冬马能说个三天三夜,他不止一次怀疑自己或许是14岁那年拿错了性别觉醒报告……没想到自己的悲惨体质,居然也能提供一下便利的一天!真是令马感动到落泪。

 

运气不错的是,不仅他的队友相信了他编造的假性别,他甚至一路瞒过了至今为止业界认识的所有人——在这个问别人性别如同问女孩子胸围一般失礼的现代社会,大部分人都不会把自己的性别广而告之,偶像也是如此,虽然网络上大家都有猜测热门组合成员的性别,但也仅仅只限于妄想罢了——顺便一提,2CH上的JUPITER性别猜测串里,他的ALPHA率已经高达97%(还被称为JUPITER里最A的男人——木星A哥)。

 

一切都按着他原先的想法在进行,冬马本应为这件事感到高兴的,然而现状却让他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让队友以为他是ALPHA的小伎俩是成功了,但是……

 

 

“够了。”他恶狠狠地从嘴巴里吐出这两个字来。

“翔太觉得哪个女孩子更加可爱?”

 

“嗯~~~我也不知道呢?这个吧?啊,冬马君,对不起,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

 

“翔太居然喜欢成……”

 

沙发那边叽叽喳喳拿着成人杂志吵个不停的队友,此刻正挑战着天之濑冬马最后的底线。

 

“我说你们两个给我够了!!!!”冬马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动作太大甚至把凳子直接掀翻了。他狠狠地瞪了沙发上的御手洗翔太和伊集院北斗一眼,直接跑出了休息室。

 

“……糟糕,他生气了?”

看着摔门而去的冬马,过了半天,翔太小声地对北斗问道。

 

 

 

明明录制都快要开始了!这两个人不好好背剧本,居然还在这里看什么、色、色情杂志……!让人都没办法专心看剧本了!被气走的天之濑冬马在走廊上来回走动,恨不得把傻逼队友全部扔进马桶冲掉。

 

这已经是他这个月第324872389次被气到离队出走了。

冬马深深叹了一口气。

 

自他们作为JUPITER进行活动,已经有快半年了。虽然北斗和翔太都相信了他的假性别,但是这似乎一点对他们震慑力都没有……不如说,正是因为他们以为自己是ALPHA,所以欺负人起来倒是更加没有顾忌了。

 

那说自己当初苦苦骗大家自己是ALPHA岂不是白费功夫吗????

 

“喂、北斗君!”

正当他自我怀疑时,休息室里突然传来钝物落到地面上的声响,紧接着又是翔太慌乱的呼喊。

 

“发生什么了?!”甚至没有经过思考,冬马就冲进了门内,打开门的下一秒他便明白了情况,扑面而来的香气甚至让他有点反胃,而满脸通红倒在地上的北斗……他马上锁紧了门,从休息室的急用箱中找出了一只针管,在目瞪口呆的翔太面前给北斗注入了OMEGA发情期的紧急抑制剂。

 

“呼……”冬马叹了一口气,刚被他注射了抑制剂的北斗仍是一副没有反应过来的模样,他一边把北斗扶到沙发上,一边训斥了起来,“你在想什么?!发情期怎么不准备好药,刚才如果被其他的ALPHA发现你知道后果吗?!”

 

北斗明显还是惊魂未定的样子,并没有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冬马,其实……”

 

“好了好了,不用说了,我刚才有点说的太过了,但是你既然是OMEGA,就多注意下自己的生理情况,不要等真的出事了再后悔。”

 

“不是的,冬……”

 

“说起来你居然是OMEGA!我还没有见过长得像你这么高的OMEGA,”冬马忍不住感叹道。不过仔细想想,同样身为OMEGA的自己才17岁就175了,如果到了20岁,可能比北斗还高也说不定,“额,我这么说会不会有点失礼?”

 

“冬马你听我说,其实我……”

 

 

“停!!!!!!”

伊集院北斗还像是想要辩解一些什么的模样,但是他话才说了一般,就被翔太的大喊打断了。翔太朝北斗使了一个眼色,又摇了摇头,最后干脆两个人缩在一起说起了悄悄话。

 

 

“……你们两个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哈?没有,当然没有!我们是在反省刚才惹你生气了,对不对北斗君?”

 

天之濑冬马怀疑得将视线转移到了一旁的北斗身上,对方仍旧保持着平日一惯的笑容,肯定地点了点头。

 

 

 

 

……现在想来,根本就是这两个混蛋的骗局!

 

被压在沙发上的冬马,看着正伏在他身上亲吻着自己脖子的英俊男人,在心里骂道。明明正处在发情期的窘迫状况中,他却一点紧张感都没有,甚至满脑子都想着一些不着边际的事。

 

如果那个性别猜测串的人,看到木星A哥正在被自己的队友压在沙发上咬着腺体的样子,估计表情会很惊悚吧?

 

“在想什么呢?”

估计是看到冬马一脸便秘的表情,北斗好笑地问到。

 

“在想你之前以为我是ALPHA的时候,是抱着什么心情和我谈恋爱的?”

 

北斗沉默了半晌,“……困难重重。”

 

冬马:???

 

 

“怎样假装成O和一个直A癌搞同性恋,同时还要让他放弃生一足球队的小孩。”

 

 

“……”

 

 



伊集院北斗说完,两个人同时陷入了沉默。

 

 

 

3)

 

伊集院北斗发誓,自己最开始真的不是故意编造一个假性别,来骗天之濑冬马和他谈恋爱的。

这场闹剧,最初只是一个玩笑而已。

 

 

“……糟糕,他生气了?”

御手洗翔太看着被大力关上的门,过了一会,转过头来尴尬地看着他。

 

“好像是呢。”北斗苦笑着回道。

 

 

 

JUPITER组成的第五个月,他和翔太早已彻底摸清了他们的队长,天之濑冬马的脾气。第一次见面时,这个十七岁的大男孩便趾高气昂地公布了自己的性别——他第一个反应是觉得很好笑,同时也觉得对方自视甚高又有些傻气。

这个年代了,谁会因为自己是ALPHA就到处宣扬呢?

 

本来因为这件事,北斗对这个“被上层定下”的LEADER,是并没有什么好感的。第一面带给人的初始印象总是难以改变,但是天之濑冬马却有着与众不同的魅力,任何人——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不管是谁,只要和冬马有所接触,都会被他所感染。

 

天之濑冬马会被黑井指定为JUPITER的队长,绝非仅靠着这张漂亮帅气的面孔。

他的歌声,他的热情,他对舞台的执着与非比寻常的韧性——即便是他和翔太都觉得无法克服的难题,他也总是坚定地相信自己通过努力就能达成,甚至做得更好。在经历无数寂静的夜晚,无数练习室里独自一人的练习,他成功了。

 

更多的人被他吸引,将视线转向了他,来到了他的舞台前。

而自己和翔太,正是他最初的粉丝。

 

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是最初,他眼中的天之濑冬马确实是个暴躁又自大的笨蛋。他本来也在想,和这样的人真的能作为队友好好相处吗?当时也有担心组合会因此解散,谁知道认识了一段时间后才发现,冬马并不像他看起来那样坏脾气。

 

这个看起来就很大ALPHA主义的队长,意外地是个习惯于照顾人,又擅长料理和家务的人。不仅很好说话,还会给他和翔太做便当,经常帮翔太收拾东西,甚至意外地很好欺负。

 

 

所以自己和翔太才会忍不住想要捉弄他——明明最近已经基本能控制在不让他生气的范围内了,今天怎么又暴走了呢。

北斗无奈地想着,放下了手中的杂志。本来心情很好的翔太也似乎没了刚才的兴致,开始翻起茶几上的小零食。

 

“对了。”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瓶东西。嘴里还塞着半个草莓大福的翔太茫然地看向了他手中的香水。

 

 

 

“不如,我们把他骗回来吧?”

 

 

4)

 

伊集院北斗已经很久没有听别人发表类似于“结婚之前不可以跟别人发生性关系”这类言论了。不如说,都这个年代了,怎么可能还有人这么想呢?怕是活在上个世纪吧?

好巧不巧的是,对着他作出这番惊人言论的,正是他的现任恋人。

 

……真是令人笑不出来。

 

 

戴着墨镜口罩的天之濑冬马看他沉默不语,似乎以为他在发呆,又接着说道,“哎,好想快点结婚啊。”

 

“冬马这么说,是想要催我快一点向你求婚吗?”

 

“哈、哈?!怎么可能!要求婚也是我跟你求婚吧,毕竟你、你是……嘛。”

北斗的话一出口,冬马马上作出了激烈的反应——也对,北斗心想,毕竟自己的恋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ALPHA主义钢铁直A。

 

虽然我也是ALPHA就是了,伊集院北斗只敢在心里偷偷这么想。

毕竟,现在明面上,他可是冬马的恋人——OMEGA的那种。

 

关于性别的误会,那一次之后就没有后续了。北斗也想了很多次要不要跟冬马解释一下,但却总是错过机会,因为也没有发生什么令人困扰的问题,久而久之他也懒得再去解释一遍了,毕竟说清了原委,反而可能会被冬马打进墙里。

 

没想到,一年之后他们竟然成了恋人。

也不知道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实际上,北斗最开始向冬马告白时,并没有想到冬马还以为自己是个OMEGA这么一回事。因为冬马刚听到告白的时候,明显是一副很震惊的模样,他还以为是ALPHA对ALPHA告白给他造成了冲击——当时北斗还以为没戏了,毕竟天之濑冬马都直成这样了,肯定不会愿意跟他搞双A恋,没想到,过了一周后,一直躲着他的天之濑冬马突然接受了。

 

他正惊喜得想给天之濑冬马一个法式深吻,对方突然说,“既然你是OMEGA,要交往的话我一定会对你好好负责的,你放心,等我们以后结婚了……”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总而言之,现在天之濑冬马还一直以为他是一个OMEGA。也幸亏对方是个没有结婚之前绝对不上床的陈腐直A癌,不然伊集院北斗还真不好解释自己在床上为什么一点也不像个O。

 

 

只不过……他不动声色地牵起了天之濑冬马的手。那双带着比自己更高温度的手,明显僵硬了一下,它的主人默不作声地别过了头,露出了微微发红的耳朵。

 

只是接吻,还是觉得不够啊。

 

 

5)

 

“所以?他想要丁克啊?”

 

“对啊!我劝了他好久,他死都不肯生孩子,哎,我真的好想要小孩哦。”

 

对面桌的女孩子们叽叽喳喳有很久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讨论生孩子的事。天之濑吸着餐前先摆上来的柠檬苏打水,因为太过无聊,就听了一会她们的谈话。无非就是抱怨自己家的OMEGA不肯生孩子,觉得孩子负担太重之类的。

 

哎……我也好想要小孩,可是为什么我偏偏是个OMEGA,北斗也非要是个OMEGA呢。天之濑冬马只敢在心里偷偷这么想。

毕竟,现在明面上,他可是北斗的恋人——ALPHA的那种。

 

最开始骗北斗自己是ALPHA的时候,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和北斗有队友以上的关系。刚交往的时候还在考虑要不要告诉北斗真相,但是又怕北斗一伤心要彻底和自己886,就一直拖着,现在又交往了这么久,更加说不出口了。

 

“冬马,你怎么了?”

 

“啊?也没什么……”

 

“沙拉都上了,先吃吧。”

 

北斗总是很温柔。

最开始还经常会和翔太一起耍自己,当时还觉得他性格恶劣,但是自从退出961之后,北斗态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开始对自己很照顾。SOLO时期也会把大部分不好处理的事包揽,进了315事务所之后也……

 

哎,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人。这个高大英俊的OMEGA也和自己一样,一定是这么多年来都没有A肯追,才会鼓起勇气想到来倒追我。他都这么惨了,我怎么能告诉他我是个O呢?冬马闷闷地用叉子戳起了盘里的圣女果,塞进嘴巴里,只觉得味同嚼蜡。可是我们两个O,有要怎么标记呢?以后又该怎么结婚呢?两个O又要怎么在一起?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了。

 

实际上,刚进行交往时,他就在网上搜了很多相关内容,然而无果,只能去论坛上发提问帖。这个名为“急!请问O要怎么标记O?”的帖子虽然点击率惊人,回帖却只有冷酷无情的一句:你做梦吧。

 

冬马越想越难过,甚至觉得嘴里嚼烂了的圣女果都酸地难以忍受起来。他放下了叉子。

 

“北斗……”

 

“嗯?”

北斗抬起了头。

 

“你……你想不想要小孩?”

冬马试探性地问。但是对面北斗的表情却马上就变得不太自然了起来,冬马甚至从他的脸上读出了难堪的味道。

 

“怎么了?冬马想要小孩吗?”北斗像是在努力保持自己的微笑。

 

“当然啊!”冬马脱口而出,下一秒又意识到自己明明应该劝北斗不要孩子的,便胡乱地组织起了语言,“不是,我的意思是,小孩子很好……但是也很麻烦!你想想看,如果我们有五六个小孩,家里肯定会很——”

 

“你想要五六个小孩?!”北斗像是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打断了他的话。

 

“没、没有!我随便说说的,假设而已!假设!”

冬马赶紧修正,而对面的北斗却陷入了沉思,两个人呆坐了半晌,北斗才打破了沉默。

 

 

 

 

 

“……我觉得生孩子还是有点太远了呢,冬马。”

 

 

 

“……你说的对。”


给钟老师的spidder画的一些图……